海南省重庆商会
关于会员
首页-天涯渝商 - 成功渝商 - 朱 义: 从綦河钓向西沙
朱 义: 从綦河钓向西沙
作者:张亮 加入时间:2013-10-14 14:56:30 来源:海南省重庆商会  访问量:2808

 

中华出版社 记者 张亮

 

     相传在三千年前的武落钟离山,生活着一支以狩猎为生的原始部族,因人口增长食物匮乏,部族面临毁灭。危急存亡之秋,一位英雄诞生了。廪君,天生捕渔和造船的异禀,他率领族人告别大山,迁移到清江边。美丽富饶的清江数不尽的鱼类资源,滋养并壮大了这个部族。在茹毛饮血的蛮荒时代,掌握着高超的渔猎技术即拥有了强大生产力,又有四个部族先后归附——巴人诞生了!

 

重庆巴国城雕塑

廪君率领巴人船队追逐鱼群迁徙,在盐阳遇到擅长制盐的母系氏族,首领是位美丽而富有的女子——盐水女神。她爱上了勇敢强悍的廪君,一夜缠绵后,女神将凿井煮盐秘技倾囊相授并缠着要他永远留在自己身边。廪君气愤之下,用鱼叉掷死了她,吞并了女神的部族。对于雄心勃勃的廪君来说,开拓疆土才是他生命的全部意义,他要颠覆固步自封的母系社会,彻底占有女人和财富,创造一个属于他的新时代,一个父权威严的王国。

廪君顺着长江继续西进,渔猎使巴人强悍,制盐让巴人富有。一日,廪君率船队来到长江与渝水交汇处,见此地两江环抱,形似半岛、山水相依、丰美富饶,便下令在此筑城建都。一个疆域辽阔、延续八百多年的奴隶制王国——巴国诞生了!

沧海桑田,斗转星移,曾经强大的巴王国、巴文化暨巴人之胤深深融入华夏民族的血脉里。可廪君之灵,岂能无后?今天,记者就给大家讲海南重庆商会理事、渔夫朱义的故事。或许从他的身上,能让读者重新解读事业、财富与生命的新意义与新境界。

 

子非渔安知渔之乐

 

当记者提出要为朱义作人物专访时,他有些吃惊,又有些犹豫,因为他自觉虽为商会理事却从来不理“朝政”。他从小就是个顽童,虽已近不惑之年仍是玩性不改,他的志向是将来即便耄耋之龄,也要做一个快乐的渔夫。朱义对记者说,大表哥曾责备他贪玩成性,胸无大志,也自认诚如斯言,但也不会因此而改变三观。

 

 以钓会友,朱义在海边  

驾船出海钓大鱼

记者笑着讲了孔子曾与几个学生坐而论道,十分赞赏曾皙志向的故事,圣人之志也并非要干惊天动地的伟业,而是要亲近自然,达到风乎舞雩,咏而归,天人合一的质朴与闲云野鹤的生活情趣。

朱义听了满心欢喜,看来彼此志同道合,忙为记者做了一道美味鱼羹,二人推杯把盏聊起来。

1973年朱义出生在山青水秀、人文荟萃的重庆綦江,此地为西南出海大通道重要节点,素有“重庆南大门”、“西部齿轮城”、“中国农民版画之乡”美誉。不仅具备雄厚的工业基础、矿产资源,更有众多的风景名胜:地势险峻、雄奇壮丽的“白云观”;幽雅别致、石笋参天的“古剑山”;苍翠气爽的避暑胜地“丁山湖”、“天山台”;有全国罕见的巴渝古文化之生殖图腾;有巧夺天工、佛佗众多的“石门寺”;有浪漫刺激的“西南第一漂”,以及享誉遐迩、古色古香的东溪“明清一条街”……吸引着四方游客慕名而来

如果让朱义如张艺谋般为家乡拍一部《綦江印象》,他一定把众多的镜头放在幽静秀美的綦河溪涧。朱义儿时曾快乐地在三角塘捕鱼捞虾、网蟹捉鳖,在父辈那里他从小就学会了钓鱼,他的童年没有烦恼只有欢笑。在有些人眼中,他确实是太爱耍了。

 

坐观垂钓者   徒有羡鱼情

 

“知我者谓我天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朱义依然故我地爱耍。也耍出了格调,耍出了境界。要问他爱耍啥子?就像廪君一样,他对钓鱼有着与生俱来的天赋,任在不同水域抑或用不同的渔具,江河湖海的水族们对他的香饵似乎情有独钟,每次都能满载而归。“宁向直中取、不在曲中求”的姜太公和“独钓寒江雪”的蓑笠翁,其意境一直令人神往,但菜鸟水平的记者每次钓鱼总是乘兴而去,败兴而归,令人嗟叹。

谈到钓鱼的诀窍,朱义说,万物皆有灵,若万灵之长的人一味忽视自然与生灵,这才是最愚蠢的。不同的鱼有着不同的习性,只有真正了解了才能征服它们……

 

理事会议前,也不忘切磋海钓绝技

朱义、周兴伦理事参加“全国渝商大会”

 

朱义说,钓鱼不仅是一项高尚的娱乐活动,也是一门艺术。钓鱼可以陶冶性情,潜移默化地修身养性。凡是钓过鱼的人,大都尝过期望、等待、兴奋、遗憾各种滋味,同时在垂钓中令耐心、反应、灵巧、果断等品格得到锻炼。智者钓鱼,不以鱼获多寡,而以收获多少快乐为目的。钓鱼可领悟到许多人生真谛,但世人追逐于名与利,这正是烦恼根源,患得患失。

有诗云:“烟波之天去垂钓,湖光山色眼尽收。空气新鲜头脑清,鱼儿拒诱不上钩。”恰如苏东坡之弈棋,胜则固喜,败亦欣然。正所谓:钓得真境界,勘破得与失。在人生的单程旅途中,既然已经享受到了美丽的风景、清新的空气,就不必太执着于鱼儿上钩了。记者明白朱义话意深远,但知易行难,身处商品经济时代,名缰利锁早把世人的心灵锁得牢实,大多沦为财富、地位、名誉的奴隶而在所不惜。

 

临渊羡鱼  不如退而结网

 

企图心强的人总把人生分成几个段落、甚至十几个段落,如果读书时不能进重点小学、中学、大学就如何……如果大学毕业不能当公务员、进名企……如果三十岁前不能……如果四十岁前不能……如此分法,把人生搞得复杂、深奥、索味,像数学公式、模型、迷宫。朱义就把人生分得简单而清晰,就一个段落四个字“生老病死”。所以他能抛开烦与忧,快乐每一天。

 

撒下香饵钓金鳌,西沙钓友真自豪 

任凭风浪起,稳坐钓鱼船

在写朱义的专访时,按惯例也该分成几个段落,从他读书到工作,从打工到老板,从没钱到有钱,从租房到别墅,从低潮到辉煌……记者即兴创作,也不想沦为公式化。

王杨卢骆当时体,轻薄为文哂未休。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人生苦短、何以解忧?朱义无忧,何须解忧?  

朱义的经历简单所以快乐,他对名利看得透想得开,三观与众不同,达到了旁人无法企及的境界。因为他钓鱼享受到了快乐,这就足够了。

朱义就是这样一个人,不管是上学还是混社会,如果让他为远大目标而牺牲眼前快乐,他绝不会答应。他不与别人比财富,比地位,比贡献……什么都不比,确实非主流,确实拿不上台面树标兵。那就让记者给大家聊聊朱义钓鱼的几则小故事吧。

故事一:在綦江老家时,有次朱义去鱼塘钓鱼,老板见他年轻,没当他回事,十五元一小时爱钓不钓。朱义说:“太便宜了,给你五十元吧”。人傻、钱多?老板好奇,看朱义有啥道行。十分钟过去,老板已汗流浃背,半个小时后,老板坐不住了,跑到朱义身边哭丧着脸说:“兄弟,五十块退给你,你钓的鱼也拿走,以后别再来砸我场子了”。

故事二:江河湖塘里的鱼钓得没趣了,朱义听说海里的鱼大且品种多,于是他就辞了老家的工作来闯海。人家闯海是淘金,他闯海是来钓鱼滴。在惊涛骇浪的海里垂钓,朱义的钓技又上了一个档次,他想钓河豚,就决不会钓上金枪鱼。殊不知,美国老板每年都组团来南海钓金枪鱼,一次花个几万美金就为金枪鱼钓上海面那激动的一刻。中国老板也当仁不让,有位大老板来海南耍,听说有河豚钓,忙让他的御厨飞过来。朱义给他钓来河豚现杀现吃,朱义不敢找死,该老板敢,一年花五十万钓个河豚就图个吃得全身发麻却没毒死的嘴馋。

故事三:有回朱义乘游艇去钓鱼,那日天气不好,鱼不轻易上钩,就朱义一人独钓海中鳞,不一会儿就钓上一桶。有个小老头在旁看得眼热,也想玩玩,就找朱义借鱼杆。朱义扫了他一眼说:“两千块钱的杆,不便宜哟”。小老头说,弄坏了保证赔。小老头学朱义一下就钓了两条,心中大喜。临别时还了杆,追着朱义要那两条鱼,如获至宝要将胜利果实带回家,同时把手机号告诉朱义,请他日后到深圳时一定要约见。事后得知,这老头是房地产大老板,叫王石。深圳没啥好玩的,朱义也懒得找他玩儿,不过有机会去了还会教他两手。

朱义钓上六七十斤的大鱼是常事

钓鱼的人天天有故事,天天有惊喜。当年在綦江,他只钓过最大十多斤的鲢鱼,到西沙他钓六七十斤的海鱼是家常便饭,每每大鱼上钓,拼命挣扎的场景,真个叫人高度兴奋、暗爽在心!那个安逸过瘾妙不可言,如中头彩,飘然若仙,特别与海鱼斗志斗勇的过程,其化境只能意会,难以言传!朱义喜欢玩,特会玩儿,玩名远播,来找他玩的人也越来越多,往往还非富即贵。

 

玩而优亦仕

 

   不要以为朱义光知道玩,其实他也是有事业心的。不过他的事业得一边玩一边干才行,鱼肉熊掌他要兼得。

世上哪有那么好的事?可朱义就有这运气和福气,他开了个代理公司,娶了个海南老婆。于是让老婆天天“代理”公司了,他好当甩手掌柜。老婆不乐意,他就教老婆也迷上钓鱼,还天天给她做美味的鱼羹,老婆就再也没意见了。公私两不误、内外皆欢喜,这就是朱义的小聪明。赚了点钱也没啥投资渠道,他不想费那时间精力去理财,干脆就在三亚买楼吧。2008年,两百多万他买了一千多平米的楼盘,准备开个家庭旅馆,可旅馆还没装修好,国际旅游岛宣布成立了。他旅馆也懒得开了,干脆卖掉套现吧,两万一平就转了手,大概赚了十倍也懒得算是多少钱。看来“钓鱼”不光靠技术,有时也要靠狗屎运气。

 

朱义与他的海南妻子

    要说大智慧也有,朱义很严肃地认为,海南要搞国际旅游岛,不能简单地搞成房产岛、养老岛,应该利用海南特有的鱼类资源,走精品高端路线。朱义想搞一个海钓俱乐部,要以交朋友为主,先把这个市场培育起来。换句话说,要让高端消费群体,先玩得开心,玩得愉快,让他们开开心心地来海南旅游,最后愉愉快快地掏钱买单。

朱义说,他带不少有钱人玩过,很了解他们,这些哥们平时过得也苦也累,出来玩就是图个乐而忘忧,倘若还没开玩,就让他们这儿那儿的掏银子,玩的感觉自然就没了。这种一锤子买卖正是国际旅游岛的大忌,更是高端旅游消费的大忌。做这买卖就得像姜太公用直钩钓鱼,钓的不是鱼而是人!只有先交朋友,让他们玩高兴了,下回他们才会来,更会带来圈内的朋友,为了满足钓友们的生活需求与品鲜需要,朱义在三亚市中心的月川桥香榭名苑,投资百多万元,建了个“海钓人会所”,餐厅有500多平方米,专门供应从西沙自钓来的野生鱼,深海水族、风味一流、超值享受、名贵不贵,因而会所人气越聚越旺,朱义以钓会友的高端消费群就这样慢慢培育起来了。为了产供销一条龙,他与人合资购买海钓船一艘,并雇了三名海钓高手,每周往返西沙海域,以确保自钓海鲜的供应源源不绝。

朱义说,钓鱼得有耐心,搞旅游更得有耐心。风物长宜放眼量,世界上许多旅游圣地,走的是高端精品路线。他目前正着手开办一所“海钓俱乐部”,吸引全球的高端消费群体,到辽阔无垠的南海钓河豚、金枪鱼等521种不同习性的鱼。与天斗其乐无穷,与鱼斗更其乐无穷!一个高端消费比一千个低端消费带来的收益更多,这正是科学发展观、节约型消费模式的体现。试想一下,如果今后经济发展与官员政绩再不以GDP,而是以AQI(环境空气质量)作衡量,恐怕一位省级高官或明星企业家的存在价值反不如一位与世无争的渔人或农夫。言简而意赅。

正如詹姆斯·勒菲斯特在《钓鱼的启示》一文所揭示的真理一样:面对生活的诱惑,要掌握时机有耐心,学会放长线钓大鱼,更得用理性的标准来抉择。

古今中外凡擅垂钓者,多能迈入智者的行列,诚如斯言。綦江齿轮厂年高德劭的谯硎初老师,七十自寿作钓鱼诗,可借以作跋焉:“双肩荷口走名场,无非生计忙,七十年梦醒黄粱,人间几沧桑;莫回首,且称觞,管他炎与凉,一竿在手浑相忘,钓趣乐未央!” 

 

  

陪同重庆市人大副主任余远牧等在三亚度假 

朱义与国家体育总局局长刘鹏等领导合影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