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省重庆商会
关于会员
首页-天涯渝商 - 成功渝商 - 罗建平:三沙陶瓷实业兴
罗建平:三沙陶瓷实业兴
作者:张亮 加入时间:2013-12-12 15:07:22 来源:海南省重庆商会  访问量:2249

中华出版社记者:张亮

 

在重庆商会组织的多次活动中,记者早与他有数面之缘,虽不识此君,但他给记者留下了良好而深刻的印象:此君心直口快、诚实信义、热烈奔放、幽默风趣,乃吾侪少有之性情中人也!

这天,记者如约来到城西路新华陶瓷市场三沙陶瓷经销店,一见原来是他,不由会心一笑,暗喜这篇专访一定好写。可让记者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位海南重庆商会理事、三沙瓷砖海南总代理、瓷丰建材总经理罗建平的故事实在丰富,我俩一下午喝了一肚子茶、抽了两包烟、侃了三小时仍不过瘾。晚上两斤泸州老窖下肚又继续摆龙门阵,摆到最后罗总喝高,酒后吐真言,记者这才了解到在他乐观自信的外表下,原来还有那么多苦难和悲摧。在外苦苦打拼的重庆汉子们,打落牙也要合血吞,舔干伤口还得雄起!这大概正是巴渝人外刚内柔的个性特征吧?

记者明白,传统的中国人安土重迁、故土难离,不到万不得己是不会飘落异乡,所谓古训“父母在,不远游”是也。但改革开放后,这一传统被彻底颠覆。数以亿计的国人被有形无形的手驱赶着,远赴他乡在外谋生,其间遍尝艰辛,历经苦难的比比皆是。最后只有少数人成功,风光无限而衣锦荣归。而多数人奔波半生却一无所获,囊中羞涩无颜回家,只能独酌解乡愁,泪眼思亲人。

记者下面就为大家摆一摆罗建平曲折坎坷的闯海史,相信读者一定会引发共鸣!

 

人在途历艰辛

 

有谁不爱自己的家乡,有谁不思念父老乡亲呢?可是在这物欲横流的时代,远走他乡的游子们,个个怀揣梦想,体内流淌着不安分的血液,欲力挽狂澜摆脱命运的不公。爱情,让人怅惘;亲情,让人不舍;友情,让人心潮澎湃!而乡情,永远是那么的柔情,在你失意时,她呼唤着你,拥抱着你孤单无助的身心;乡情,又永远的是那么的充盈,她鼓励着您,鞭策着您那即将枯萎的斗志!

当记者采访罗建平时,隐隐感到在他身上有一股强烈的乡情,还有那种“不是不爱你,只是伤不起”的乡愁。那么,就让我们探访罗建平的家乡,去寻他的根、溯他的源,走进他的内心深处吧。

1977年,罗建平生于重庆开县山村的一户贫寒人家,从他记事起,家里就很穷。过来人都能理解,那个年头农村的老百姓穷到什么程度,没前途、没未来、没尊严。记者错了,对于现在的人来说,尊严不值一晒。而对于当时的老罗家来说,穷得只剩下了尊严,当年罗氏几百号汉子为了打赢一桩官司,为讨回罗家的声誉和尊严,哪怕砸锅卖铁也在所不惜。这种血性和执着今人是很难再理解了。

当年的开县是农业县、人口大县,山多人多地少,人均不过七八分田地,乡亲们一年到头全靠田里那点收成来养家糊口。罗建平说,虽然那时很穷,缺食少衣,但他的童年还是很快乐的。在他家背后有个叫“五银寨”的山岗,站在高岗上俯视周遭一切,别有一番豪迈胸襟。山岗上有座不知何年何月矗立的庙宇,虽年久失修,倒也十分灵异,那儿曾留下罗建平许多儿时的欢声笑语,至今令他魂牵梦萦。

初中毕业时,罗建平年满十五,家里实在供不起他读书了,罗建平望着父母无奈和愧疚的神色,一咬牙下决心出外打工,他要自个找活路。1992年,他怀揣着借来的五十元钱,就此拜别家乡,闯荡世界。他先是步行五十里到县城,然后坐汽车到万县,再买船票到岳阳,最后爬上一辆闷罐车,经过四十多个小时的颠簸来到广州,路上折腾十几天,也才花了二十多元,可见罗建平是多么节俭。馒头就冷水,就这么一路走来。

罗建平到了广州,因为人太小,工地不敢也不愿意收,连打零工的机会也没有,徘徊多日,听说中山市有工可做,忙赶到那儿,结果还是因年龄太小,那年头找活路的农民工太多了,给个三瓜两枣就肯干。就这样,罗建平一连三个多月找不到工作,口袋里的钞票越来越少,眼看就要断炊去流落街头。当年孔子困厄陈蔡之地,也曾惶惶如丧家之犬,真有人在囧途之叹。

 

马桶万家宝  劳动最光荣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这时广州一家家具厂招工,罗建平跟着一位老乡好不容易才谋了个小工。工资虽不高,好歹有了个安身立命之所。那时罗建平心思单纯,挣的钱基本上都攒下来,寄回老家孝敬父母。从没给自己买过一双皮鞋、一件衣衫。因为厂里包食宿,罗建平两百元钱可以用上一年。男人省到这种程度,令人难以想象。后来他又去洁具店打工,从运货、安装、维修样样活儿都得干,苦没少吃,且一吃就是五载。

1997年,听说海南钱比较好挣,罗建平也跟着老乡一起闯海,还是干销售洁具。那些年,就见炎炎烈日之下,罗建平戴顶破草帽,着双破拖鞋,骑着自行车,车上驮着五六个白花花刺眼的马桶,就这么穿街走巷去送货。这道风景拍成画面颇具喜剧色彩。这还不是最辛苦的,维修才是让常人难以接受的脏活累活。不止一次,罗建平深更半夜被客户叫醒,人有三急,要他十万火急服务到家。

有一回,他深夜去一户人家维修马桶,这家主人正为马桶被堵犯愁,一大家男女老少上不了卫生间,看着粪水从马桶眼里喷薄而出,也只能大眼瞪小眼,内急要命呀!罗建平一见状况,二话没说,三下五除二就修好马桶,并清通了管道。那家主人非常感动,紧紧握着罗建平的手说:“当年国家主席刘少奇与掏粪工人时传祥亲切握手,今天我也与一位可敬的劳动者握手,谢谢您的辛勤劳动,解决了千家万户的大问题。”说完,连忙给他端茶敬烟。原来,他是海南省常委、省政协主席钟文同志。

还有一次,阮次山家的马桶也堵了,别看他在电视里满腹经纶、口若悬河,真摊上这事也是寝食难安,束手无策。一番电话相求,又是罗建平赶去,不怕苦不怕脏解决了他家大问题。

在有洁癖的记者看来,这种活真不是人干的,想想就反胃!可罗建平干得却十分带劲儿,记者起初不明白,后来才理解。因为没有罗建平的劳动,管你是政府高官,还是绝代佳人,吃山珍海味,还是玉食美馔,等出来时一样千人嫌、万人躲。最后也只能靠罗建平这样的朴实汉子来解决,劳动光荣!

按说,罗建平帮这么多名人要员解决过大问题,应该很有点人脉了。不是有些亿万富翁以前只是给某领导开车,领导一抬手,小学文化的也鸡犬升天了。传说总归是传说,那时的罗建平单纯质朴,压根没想过套交情巴结达官贵人,他觉得那些劳动都是他应做的份内事,他赚的一分一文都是干净钱,非分之念从没动过。所以说,他的创业并不顺利,更多的艰辛与坎坷在前方。

 

创业靠汗水  挣钱皆清白

 

2001年,罗建平终于迈步搏击商海,这一步有点晚,还有点犹豫不决,缺乏自信,但归根结底还是迈出来了。那时罗建平没多少本钱,就在龙昆南路开了家小店,因为缺少资金存货,所以只能靠做差价来赚点辛苦钱。他觉得做事就是做人,虽然本小利微,但只要自己肯吃苦,为客户尽心尽力,一样能在竞争日益惨烈的市场环境中生存下来。

不过,开店之初的艰辛却是他未曾想到的。同行如冤家,有的老板搞不正当竞争,一心想挤垮罗建平,不仅打价格战,将他的利润压到所剩无几,还搞些歪门邪道,叫烂仔地痞上门,威胁要砸罗建平的小店。

那时为了推销产品,他借了辆摩托车,骑到某单位门外,抱着样品等了三个小时,希望能打动客户,最后对方还是没要。有次去盈滨半岛跑业务,等了三天,老板终于见面,罗建平请老板吃饭,老板剔完牙给了他个小业务,可罗建平做完活去结账时,那老板又不认账了,罗建平只好自认倒霉,把半年挣的血汗钱全赔光了。还有次去琼海送货,货送到了对方想赖账,罗建平磨了几天才要回本钱。商海诡诈,却不改罗建平朴实诚信之心。

罗建平最困难的时候,只有三元钱的现金,真到了没米下锅的地步,关门时总算卖出几箱瓷砖,才算解了无米之炊的难。虽然前方的道路充满坎坷和辛酸,但罗建平从商的信心并没动摇过,生活不公也改变不了他的三观。

罗建平自有他的优势,那就是“本分厚道不贪利、诚实守信肯吃亏”。别人不愿做的小单,他愿做。有的客户只要几块瓷砖,他也赶紧送过去,这让他拥有了不少回头客。别人不愿吃亏,回收退货他也愿做。有一次有位客户还剩一点瓷砖没用完,找卖家退货,卖家不愿,客户无意找到罗建平,罗建平认为吃亏是福,虽说现金不多仍收下了退货。客户非常感动,认为他这人实在,这位客户原本是个工程负责人,以后有业务他就找罗建平了,有时这客户要的货罗建平没有,他还特意要大店把货批发给罗建平,就让他从中赚这个差价,助人者天助之!

记者感叹做生意能做到这份上,罗建平人品之好可见一斑。记者儿时看过一部热播的电视剧《阿信》:阿信卖了一天鱼无人问津,最后她面临两个选择,一个是鱼臭倒掉,一个是无偿赠予他人。阿信选择了后者,这为她积累了许多忠实客户,对于商家而言,建立稳固的消费群就是可持续的利润来源。后来才知道“阿信”的原型,是八佰伴集团的创始人和田加津,原只是一家售卖水果的小店,后来逐渐扩展成国际连锁超级市场。

经过十二年辛苦打拼,罗建平终于苦尽甘来,他用自己的朴实与诚信,不仅赢得了越来越多的忠实客户,市场的大门也向他打开了,钱途一片光明。他更受到不少厂商的信任和青睐,“三沙陶瓷”的创造人将海南总代理授予他。去年应邀参加中国陶瓷博鳌年会,他代理的三沙品牌当选中国陶瓷十强,随着三沙市的成立,相信“三沙陶瓷”会越卖越火,在中高端市场上占得一席之地。

现在,罗建平的现金流越来越充足,可以通过海运直接从厂家运货囤货,店面也越做越大,越做越气派。明年他就要在丘海大道建材市场新开一家一千多平米的大店,届时还要请商会的领导和朋友剪彩志庆。

罗建平也想对重庆商会献计献策,他说《海南渝商会歌》唱得好:“众人拾柴火焰高”,会员生意兴旺,商会也更加兴旺。他希望商会今后能细分行业,为会员们构建一种有利商机的平台。比如说做建材的与做建筑的,如果一个有充足货源,一个缺少现金,因为同是商会会员,建材商可以放心将商品预付给建筑商,建筑商在工期结束尽快结账,如此实现双赢,何乐不为?其实,重庆商会里人才济济,如果能形成一股合力,那就能起到量变到质变的催化作用。

看来罗建平经过十余年的商海打拼,从质朴无华的山里娃已成长为具真知灼见的商界精英了。

 

心底坦荡天地宽  回报桑梓孝子心

 

古人云:富贵不还乡,如锦衣夜行也。不过对罗建平来说,不管富贵抑或贫贱都能常回家看看。在外打拼虽然辛苦,但他每次回老家却风光而自豪。在他家乡有个乡俗,出门在外的游子回家过年,如果他干得好,全村男女老幼都会出村相迎,如果干得不好,没人会理睬他回来与否。而在乡亲们眼中“干得好与不好”,不是以开着宝马,怀揣金钱,荣归故里来衡量的,而是以乡亲在外的名声和品德。

每次罗建平回家过年,乡亲们都出村相迎,民风淳朴让他倍感温暖,虽然那些年在外没挣得多少钱,可这份荣耀和口碑却是无价之宝。而同村有个大款,每次回家,就算他开着豪车,提着几箱子钱招摇过市,也无人理会,不过是自讨没趣。可见乡亲们心里都有杆秤,他们的情感是多么的朴素而又真挚。每每念及于此,罗建平就暗暗发誓,一定在外混个名堂出来,将来要好好报答乡亲,回馈桑梓。

百善孝为先,罗建平还是位孝子,很早就把父母接到海南安享晚年,本来是想让老人家享享清福的,可老人在田间辛劳了一辈子,进了城就是闲不住,平时还要去店里帮帮手,罗建平劝了好几回,让老人千万别干重活,老人就是不听,觉得使使劲流流汗才吃得香睡得甜,罗建平也就不劝了。因为他觉得尽孝道,不是把老人供上神龛,天天念神拜佛的,而是要尊重他们的喜好和兴趣,让他们心情舒畅,从心所欲。

罗建平用汗水和辛劳终于完成了资本的原始积累,虽不是家财万贯,倒也衣食无忧,更难得的是,他娶了一位海南妻子,在事业和家庭上为他分忧操劳,堪称贤内助。如今的他,事业兴旺,家庭和睦,儿女双全,难怪整日心里乐陶陶。《近思录》云:“心宽则百感皆解,心清则百境皆静。罗建平交友讲真实,事业讲诚信,吃得苦中苦,赚的干净钱,自然心安理得,快乐无边。

 

当今社会,物质文明越来越丰富,而精神生活大多贫乏无趣,许多人并不快乐,尤其是先富起来的一拨人,幸福指数并不高。罗建平最大的与众不同之处是,不管贫贱还是富足,都能一如既往的快乐,始终如一的达观。

孔子曰: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即便生活再怎么忧患多多,罗建平始终能保持一种乐观向上的生活态度,这大概就是真正的乐观精神,也是这个时代需倡导的可贵品质吧!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