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省重庆商会
关于会员
首页-天涯渝商 - 成功渝商 - 兰其万:黎母山上乐逍遥
兰其万:黎母山上乐逍遥
作者: 加入时间:2014-11-13 15:37:18 来源:海南省重庆商会  访问量:1807

早在内地时,记者便知黎母山乃黎族圣地、黎族始祖山。虽心仪已久,一直以来却无机缘拜谒名山。恰闯海十年,终得偿所愿。八月似火日,记者前往琼中黎母山国家森林公园,采访海南重庆商会理事、琼中黎母山兰芳实业有限公司总经理兰其万先生。

听说,兰总投巨资修建山间观光道,并投资400多万元开发“兰溪水上农家乐”,眼光独到,魄力堪嘉,令人寄情山村,神往之心日甚。

 

瀑布鹦哥黎母山

 

热情好客的兰总亲自驱车迎接记者上山,让鄙人不胜感佩。一路上,但见山势险峻,林海茫茫,海拨高处,只见溪涧多不胜数。水随山流转,逢崖飞瀑,瀑多布宽,极为壮观,有的瀑布似银河飞流直下,声如天鼓重槌,构成了一幅千姿百态、亮丽迷人的瀑布大观,令人不由叫绝!

每次友人来访,兰其万权充导游,一路上他对记者介绍说:“相传七仙女来此山游玩,其中桃花仙女迷恋此山美丽富饶,便化为金南蛇产下一卵,后经雷公划破,跃出一位少女,号称黎母,从此便诞生了黎族人。黎母山四季如春,冬暖夏凉,年均气温22.5℃,是天然氧吧、空调乐园,也是探险旅游、观光度假和民族宗教活动的胜地……黎母山拥有丰富的热带天然森林,风光旖旎、山清水秀,是一座热带植物王国,也是野生动物的乐园。整个公园充满热带山林的特点,具有很高的观赏与科研价值。公园主要景点有黎母婆石、吊灯岭、翠园、天河、鹦哥傲、大河瀑布等六大景区,各景区互为衬托,相映成趣,景区内石山、石景独具一格,堪称一绝!

翠林幽谷,一路美景,观之赏之,目不暇接。记者仿佛还记得,三个小时前自己尚身处嘈杂喧嚣、酷暑难耐的都市,此时却到了一片清凉世界、天上人间,仿佛有一种神仙逍遥的感觉。真是山不在高,有仙则名啊!

驱车约半小时,就到了兰总创办的“兰溪水上农家乐”。只见山林环抱中、溪流水涧上升起一座明清仿古建筑。游客们或举杯邀朋,或品茗漫聊,或溪边垂钓,或客房休憩,真是大红灯笼高高挂,喜迎四海八方客,有山有水有人家,且玩且乐且珍惜。

 

圆我一个中国梦

 

兰总为记者斟上一杯黎母山苦丁茶,此茶入口初苦,苦极生津成甜。兰其万摆开龙门阵,道及他充满感悟的人生过往。

1973年,兰其万出生在四川西昌山村的一户普通人家。从小他就是个爱做梦的孩子,那时小山村闭塞落后,既不通车亦不通电,与外界联系全靠农用拖拉机。每次都由拖拉机手从山外面,把急需的生活生产物质带给千恩万谢的乡亲们。那时兰其万的梦想就是长大后当一名拖拉机手,每天都把山外的好东西送给乡亲们。从此可见一斑,兰其万从小纯朴善良,有一种救世主情怀。

从小学到高中,兰其万在老师眼中都是品学兼优的,随着智力认知的增长,他渐渐明白,要想改变家乡的贫困面貌,读书上大学不是必然道路。因为许多农村子弟通过考上大学,跳出农门,改变的只是他们个人的命运,而家乡依然是那么贫穷落后。农村需要的是有知识的人能够留下来,扎根基层,用知识和理想来构建新农村、新山乡。

正是出于这种知行合一的初衷,兰其万选择了另一条人生道路,1994年高考后他没有去上大学,而是当起了村官。那时的高中生,在山里人眼里,也算是识文断事的高级知识分子。可见在过去的那种城乡二元体制下,造成农村大量人才流失,对农村的发展带来了不可估量的损失。

兰其万当上村官,管辖着十八个生产队,近万人的行政村,算是中国政体最基层的一个行政组织。光有梦想不行,得有权!有了权,就得做实事好事。身为一村之长的他,那时的梦想就是改变山村的落后面貌。要想富就得通路通电通水,可要想实现三通,没有政府的大量投入不行。为此,兰其万回回上乡里县里就是请求政府拨款,求了不知多少爷,磨了不知多少话,最后让他明白了,要想办大事做好事,没有钱是不行的。最后县财政终于拨了四十几万元用于通电。随着通电工程的启动,兰其万率领乡亲们参加义务劳动,最后终于实现了家家有电灯,为此他不知付出了多少心血和劳动。正当他憧憬着如何大展宏图,改变山村落后面貌时,噩运却不期而至。

中国人最大的劣根就是窝里斗。见他做出了成绩,山村一派新面貌,有人就看兰其万不顺眼了,就想整整他,告他贪污工程款,最后也没查出个寅卯。可回回到镇里去,别人的脸色真不好看。兰其万这时明白,在中国当官不容易,当个好官更难。这里面的学问没悟性一辈子也搞不通,不磨圆磨光自我,性格棱角分明终会伤人害己。兰其万思来想去,觉得与其陷在这烂泥淖里,还不如早点挣脱出来,是金子到哪里都能发光。

1996年,兰其万怀揣着三百元也来闯海了。他记得头一年闯得并不顺,日子过得很拮据,现实不如意让他的烟瘾也越来越大,每天抽的是二元“宝岛”,快过年时,老婆让他买点好烟抽,他跑到商店,最后才忍痛买了半条“茶花”。年三十儿那晚,他抽着七元一包的“好烟”,又作起他的中国梦,这回他的梦想总算接了地气,“有钱了天天抽茶花!”。

不久,兰其万加入海南五指山集团,当上植树造林队队长。虽说生活稳定了,可天天在大山深处也寂寞。不过,兰其万从来不是没有梦想的人。来到五指山、黎母山,他的理想越来越清晰了,他说,“海南具有得天独厚的条件,也有明显的发展瓶颈,海南的发展不比内地,不能照搬内地模式。”

他认为海南必然保护好自然,开发好绿色经济才是长远可持续的。他认为发展山林经济大有可为。植树造林不仅能保持水土,保护环境,还能有力发展旅游经济、林下经济、种植养殖经济等绿色健康产业……

 

兰溪水上农家乐

 

兰其万介绍说,守好黎母山林区就是守住了人类的大宝库,也守住了子孙后代的金饭碗。黎母山属于热带季风气候,冬无严寒,夏无酷暑,终年温暖湿润、雨量充沛,整个林区光、热、土、水资源都非常丰富,适宜多种植物和动物生长繁衍。并且热带优质木材、药材及林副产品非常丰富,其中珍稀植物和重要经济植物就有百种以上,其中不少物种对生产和科研都有很高的价值。

造林守林护林十余年,他作了不少修路造桥的善事和功德,也有了不少心得体会。他说黎母山名树荟萃、良木济济,他准备承包上百亩山林,一部分种植黎母山特有的名贵珍稀树种,一部分开发一座“百果园”,每一种经济作物种一亩,十年树木,不仅可以让山林得以充分休养生息,还可以发展林下养殖经济,这种环境下产出的肉、禽、蛋纯绿色食品价格是普通的四五倍。将来,林业、养殖业、旅游业三驾马车,保证这种发展模式,不论长期还是短期,无论是经济效益还是社会效益,都是完全绿色毫无公害,且能长期盈利。

去年,兰其万投资在黎母山上创办了“兰溪水上农家乐”,占地约十六亩,一期工程已试营业,等资金到位,二期工程还要增加客房量,并有“水上烧烤”、“水上歌舞”、“林中狩猎”等活动项目。 

兰其万说到森林经济,似乎是有着无限创意,记者自小在城市长大,对山林的认识基本为零。不过,记者对自然对环境一直心存敬畏,对护林人更是充满敬意。

问及兰其万为何能够在这个浮躁拜金的年代,定下心沉住气,忍受孤独和寂寞,与山林为伴,与鸟兽作邻。

兰其万说,他从小就是个爱做梦的人,物质上的梦想比较容易实现,但心灵中的梦想却有似雾里看花、水中望月。他是一个豪爽重情的人,但在人际交往中,虽说情到了义尽了,可是却让自己活得很累很疲,感觉成了一种沉重的负担。但在山林之中就不同了,对山林自然尽一分心,山林就会报十分的情,百年的义。人本来就是赤条条来,赤裸裸去,挣下偌大的家产留给儿子挥霍,不如留下一片山林,百年后翠绿依然。

兰其万的话,让记者浮想联翩,若有所思。

 

不羡富贵羡神仙

 

人类所得到的一切,都是大自然的赐予,而人类却无时不在膨胀私欲,最终导致对外界过度的索取与破坏,造成社会秩序紊乱,人心戾气尘上。

记者不得不提出一个沉重的话题,可能是因为现代都市生活中的一种不安全感,但愿是一种杞人忧天吧。

老人们都知道在四川有一座知名的“七杀碑”,相传是张献忠屠川时留下的遗迹。碑上就刻下“天生万物以养人 人无一物以报天”,最后接着是七个血淋淋的“殺”字。不知是什么样的环境把人变成了兽,最后演变成末世景象,人类浩劫。

改革这些年,虽然经济上去了,但人们的危机感却不减反增,本届政府正在为过去三十年的不足纠偏纠错。有人把一切乱象归咎为制度不完善、贫富两极化等原因。鄙人以为是人类私欲的过度膨胀,以及对天地自然毫无敬畏所致。

记者相信儒家“人性本善”的观念,认为人类诞生之初是良善的,最后种种的恶都可归于社会环境的影响。但兰其万的见解却大相径庭,他认为“人性本恶”,人类生下来就是有原罪的,要有赎罪的意识。故尔,他植树造林,搞绿色经济,绝不会为私欲破坏一丁点自然环境。

最后,他说服了我,“人性本善”是一种消极推卸责任的观点,一个人即使犯下天大的过错,最后都可以推卸到社会、环境和他人的头上。而“性本恶”却是一种积极的有建树的做人做事准则,种下一颗树,植下一片林,净化心灵,赎还原罪。

记者与兰总身处这片清冷世界,一边品茗,一边漫聊,仿佛烦恼都被抛入九霄,这真是山中神仙才有的日子。可惜明天就要下山,又要回到那滚滚红尘、无边欲海中去。可悲可叹:“世人都晓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金银忘不了……”

山中清爽,拥被而眠,心无牵挂,长夜梦甜。

次日临别,兰其万经理千咛万嘱,让我回去后,务必请重庆商会的领导和同仁们都来山上享享神仙清福,记者躬谢他的殷殷款待与浓浓深情。

正是:名缰利锁尘世间,闲暇小憩黎母山,鸟兽为邻农家乐,不羡富贵羡神仙!

 

无标题文档